日本在高清AV不卡

    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
    <pre id="6gf4h"><strong id="6gf4h"><menu id="6gf4h"></menu></strong></pre>
      1. <pre id="6gf4h"><strong id="6gf4h"><menu id="6gf4h"></menu></strong></pre>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真實四行倉庫保衛戰:“八百壯士”只有四百人

        真實四行倉庫保衛戰:“八百壯士”只有四百人

        2020年09月04日 13:37 來源:齊魯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        最近,電影《八佰》在各大影院熱映。該片講述了“八百壯士”——中國國民革命軍第三戰區88師524團的一個加強營,固守上海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、阻擊日軍的故事。

          這個故事取材于淞滬會戰期間發生的真實事件。許多人看過電影后,都被“八百壯士”堅貞不屈的斗爭精神所折服,進而對“四行倉庫保衛戰”產生了興趣,這是一場什么樣的戰爭?在淞滬會戰乃至整個抗日戰局中又處于何種地位?帶著這些疑問,讓我們穿越回83年前的上海,從彌漫的硝煙中尋找答案。

          留下來有可能死亡

          自從日本人在平津得手之后,便把目光投向了上海。

          為了占領這座中國最為繁華的城市,日本人在1937年8月13日發動了“八一三事變”,淞滬會戰由此拉開序幕。

          在戰爭初期,日本人公然叫囂,要在“三個月內滅亡中國”。在這些侵略者眼中,中國軍隊的戰斗力根本不值一提,在戰場上就是“送人頭”的,不然怎會讓日軍在濟南任意屠殺百姓,怎會迅速丟掉東三省大片土地?

          但戰爭的發展,狠狠抽了侵略者一記耳光。

          在張治中的指揮下,中國軍隊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戰斗力。日軍雖然憑借裝備和武器優勢,將中國軍隊的進攻一一擋回,但是中國軍隊前仆后繼、悍不畏死的英勇頑強抗戰,也給向以戰無不勝自詡的“皇軍”重大殺傷,日軍進展并無多少。為了盡快結束上海戰事,不使“三個月滅亡中國”成為空話和笑柄,日本統帥部不得不多次增兵。

          而在另一個戰場上,中日兩國也在博弈。

          在淞滬會戰期間,美國總統羅斯福發表了“防疫隔離演說”,稱要對侵略者進行“防疫隔離”。美國的態度給了蔣介石希望,他希望能在接下來召開的“九國公約”簽字國會議上,借助羅斯福之力,把日本這個“瘟疫”隔離出去。此時,鑒于淞滬會戰的形勢漸漸不利于中國,蔣介石決定將主力部隊逐步撤出的同時,留下一支部隊繼續留在閘北抗戰,向居住在蘇州河對岸的租界洋人特別是美國人證明,上海仍在中國人手中,以便在談判桌上增加砝碼。

          執行這個命令的是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顧祝同,他找來了88師師長孫元良,希望他的部隊能夠守衛閘北。

          孫元良思索后建議說,留在閘北,肯定是要犧牲的,兵力多也是犧牲,兵力少也是犧牲,與其把一個師白白犧牲掉,不如選拔一支精銳部隊,守住一個點,這樣既可以減少犧牲,也容易打出漂亮戰役引起國際注意。顧祝同同意了孫元良的想法。

          回到部隊之后,孫元良本想留下一個團,但是考慮再三,決定留下一個加強營,對外聲稱八百人,即“八百壯士”,但實際上只有一半,也就是四百人。

          這個加強營的指揮者,便是524團副團長謝晉元。

          謝晉元,廣東蕉嶺人,黃埔四期畢業。孫元良在全師撤退時,找到了謝晉元,兩人足足有二十分鐘沒有說話,因為孫元良明白,留下就有可能死亡,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??粗鴰熼L,謝晉元也沒多說什么,作為黃埔學生,面對眼下的局勢,他不能也不會拒絕。

          10月27日深夜,謝晉元率部從上海北站進駐四行倉庫。一到地方,他便立即在倉庫內建筑工事,并把所有門窗全部封閉,堆滿沙包麻袋,做好和日軍殊死搏斗的準備。

          硝煙中的悲壯

          筆者小時候讀歷史書,最感興趣的便是明清易代那段歷史。別的不論,單說閻應元,區區江陰典吏,面對清軍二十四萬軍隊的圍攻,以六萬人獨守江陰八十一天,連折清軍三王十八將,為大明留住三百里江山。如此軍事才能,不得不讓人佩服。

          而謝晉元,就如同當年的閻典吏一樣,以自己的智慧,率領“八百壯士”連擋日軍多次進攻。

          大部隊撤退之后,四行倉庫外圍還有一處鋼筋混凝土掩體。謝晉元料定日本人會利用這個掩體,便在其中藏了許多手榴彈,外加一顆大號的迫擊炮彈。后來,日本軍隊果真鉆了進去,守軍從外面把連著手榴彈的繩索一拉,手榴彈連著迫擊炮彈,一起爆炸,隨即一屋子日軍全部上了西天。

          等到日軍正式圍攻四行倉庫時,謝晉元更是頻頻設計,打擊敵人。比如四行倉庫有一面沒有窗戶,鋼筋水泥的墻壁上又很難鑿出槍眼,謝晉元就故意引日軍利用平射炮進攻。要知道,四行倉庫是銀行造的樓,幾顆炮彈對它來說危害不大,但是待平射炮轟炸之后,四行倉庫的墻壁上出現了很多“槍眼”,守軍既可以向外射擊,又能向下扔手榴彈,打得日軍狼狽不堪。

          謝晉元的戰術十分奏效。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,日軍接連向四行倉庫發動七次進攻,但均無功而返。

          無奈之下,日軍只得夜襲。即便如此,日本人也沒有占到什么便宜。謝晉元命令守軍晚上不得開燈,以避免暴露。若發現日軍發動夜襲,要用信號彈進行射擊,一旦發現目標,輕重機槍、手榴彈便一起上。后來謝晉元還把倉庫里面的棉花翻了出來,搓成了捻子,浸上煤油,點著之后往地面一扔,即便日軍能僥幸逃過子彈,也會被火燒死。

          就在謝晉元和日軍鏖戰時,蘇州河對岸的公共租界內,無數雙眼睛也在關注著這場戰爭。他們看到,一個中國士兵渾身裹滿手榴彈,突然從倉庫頂上一躍而下,跳入日軍之中,轟然一聲,與敵人同歸于盡。

          目睹這場戰役的,不僅有洋人,還有許多來公共租界避難的中國老百姓,看著中國軍隊的英武,大家不由得熱淚盈眶。

          10月28日夜,一名叫楊慧敏的女童子軍,冒險進入了四行倉庫,把一面浸透著汗水的國旗送到了謝晉元面前。謝晉元的眼眶濕潤了,守護國家尊嚴、維護民族獨立,是支撐他和戰士們戰斗的動力。

          四行倉庫沒有旗桿,謝晉元讓人找來了兩根竹竿。沒有華麗的奏樂,沒有隆重的儀式,只有日軍的嚎叫,還有不時射來的冷槍。此時東方已現魚肚白,在曙光微茫中,謝晉元和“八百壯士”莊重地舉起了手,向國旗敬禮。

          猛虎被縛永不低頭

          10月30日,“八百壯士”守衛四行倉庫的第四天,日軍派人來到了租界工部局,聲稱要調集重炮和重機槍,對四行倉庫發動一次總攻。

          之所以要發布這個通牒,是因為在連續幾天的倉庫爭奪戰中,日軍可謂吃盡了苦頭。光倉庫周圍被打死的日軍就有兩百多,而“八百壯士”只有三十多人傷亡。時間一長,日本人受不了了,發通牒就是告訴西洋人,他們要硬來了,不管什么國際法了。

          工部局接到通牒之后,自然非常害怕。要知道,四行倉庫通往公共租界的路上,有個巨大的煤氣桶,要是日軍不顧一切亂打一氣,萬一打到這個煤氣桶上,引起了爆炸,整個上海就有可能遭殃。

          于是,各國使節都拿著照會前來說情,要求中國政府盡快安排四行倉庫的守軍撤離。而這正是蔣介石的目的,現在全世界基本上都知道上海有個四行倉庫了,也沒有必要讓謝晉元死守了。

          不過,謝晉元卻拒絕了撤離。他才打了四天,彈藥消耗不過十分之一,吃的喝的足以支撐三年,更為關鍵的是,“八百壯士”都有殺敵報國的決心,此時不和日本人決一死戰,更待何時?他明確告訴上司,不會為了保命而逃去租界,要和日本人戰斗到底。

          眼見日軍發起總攻的時間即將到來,負責聯絡的宋子文再次找到謝晉元,稱他是個軍人,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,現在必須馬上撤退。

          宋子文搬出了軍令,謝晉元也不好再說什么,只得同意撤退。10月31日零時,“八百壯士”全部撤出四行倉庫。在此期間,日軍企圖半路截擊,但英租界的指揮官命令手下,在“八百壯士”撤退時,用重機槍進行保護。

          英雄,無論在何地,都會讓人肅然起敬。

          日軍在“八百壯士”撤離之后,占領了四行倉庫,隨即他們警告工部局,要求把謝晉元所部引渡給他們,否則將會對公共租界進行炮擊。工部局并沒有答應日本人的條件,不過,他們仍然收繳了“八百壯士”的武器,將他們羈押了起來。

          不是俘虜,卻無形中成為了俘虜,謝晉元悲憤交加,他雖然又餓又累,但是始終不肯吃工部局提供的點心。從此,“八百壯士”失去了自由,成為了真正的孤軍。

          即便如此,也沒有讓“八百壯士”低下自己的頭顱,在沒有國旗的情況下,他們在牢籠中天天“升旗”。每天早上,由謝晉元帶頭,向空中敬禮,敬禮完畢,大家肅立唱國歌。

          謝晉元他們不知道自己將會關押多久,但他知道,只要中國不亡,他們遲早有一天會回到戰場。不過,隨著時間的推移,外邊傳來的消息越來越不好,南京失守了,蔣介石跑到了重慶,勝利和反攻似乎已經飄渺無期。盡管如此,謝晉元仍每天唱誦國歌,他堅信遲早會打回來的。

          可惜的是,謝晉元沒有等到這一天。1941年4月24日晨5時,謝晉元按例率官兵早操,當時有上等兵郝鼎誠、龍耀亮、張文清、張國順等4人遲到,謝晉元即詢問其原因。誰知他們早已被汪精衛收買當了漢奸,突然取出預先帶進營內的匕首及鐵鎬等兇器,蜂擁而上,猛刺謝胸部及左太陽穴。謝多處重傷,流血不止,至6時許悲壯長逝,年僅37歲。團副上官志標見狀上前捉拿兇手時,亦被刺成重傷。

          上海各界人士聞訊,深為震悼,前往吊唁者達30萬人,“途為之塞”。5月8日,中國政府下令追贈謝晉元為陸軍步兵少將銜。

          至于剩下的人,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后,日軍于1941年12月闖入孤軍營,并將他們送往各地,百般殘害,強迫其挖掘防御工事。直到抗戰勝利,幸存者才恢復自由。

        【編輯:劉歡】
        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| 留言反饋
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    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日本在高清AV不卡

          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
          <pre id="6gf4h"><strong id="6gf4h"><menu id="6gf4h"></menu></strong></pre>
            1. <pre id="6gf4h"><strong id="6gf4h"><menu id="6gf4h"></menu></strong></pre>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6gf4h"></track>